第22章(1/3)

好书推荐:

谢辰宇觉得自从认识这恋爱脑,他的黑历史就在不停地增加,还都很猝不及防。

他压着身体的躁动迈出电梯,心里越发悲愤,倔强挽尊:“你头晕,幻听了。”

宋彦说:“我幻听,你为什么要说‘我没有’?”

谢辰宇诧异:“我刚刚有说过话?那可能你这句也幻听了。”

宋彦顿时大开眼界:“谢辰宇……”

谢辰宇打断他,语气温柔又体贴:“不是头晕吗,少说话,乖。”

宋彦看着这优等生逃避现实死要面子的样子,没忍住笑了一声。

他难受的时候心情不好,一向没什么耐性,也不怎么喜欢搭理人,这次难得被逗笑,连头晕的症状都缓解了一点。

谢辰宇看向他。

他不像平时那么乖巧安静,身体的不适让他恹恹地皱着眉,整个人都带着些不好接近的锐气。但此时一笑,那股锐气立刻转为张扬,突然就明艳了起来,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

谢辰宇猛地意识到自己好像跳出了监护人的视角,心里“咯噔”一声,急忙不动声色地移开了视线。

但已经晚了。

体内的信息素趁着他走神,一下挣脱了压制,当场就要躁动。

好在已经进了病房,谢辰宇把人往床上一放,借口倒水,扭头就走,勉强护住了最后一点尊严。

宋彦正难受着,没发现他的不对劲,靠着床头闭眼休息,等待晕眩结束。

谢辰宇过了二十分钟才回来,打完研究院的抑制剂,他恢复了往日的斯文和稳重,顺便还给这段时间的消失找了借口:“我弄了一点水果,放桌上了。”

宋彦没睁眼,吝啬地给了一个“嗯”。

谢辰宇看着他这爱答不理的模样,有点稀奇:“还难受?”

宋彦下意识想让他闭嘴,但比起最初,头晕多少得到了缓解,他记起自己的人设,哼唧一声扭过头,继续不搭理他。

谢辰宇识趣地没再烦他,打开通讯器看了看新闻和热搜。

他们这次来赶上了白天,窗外晴空万里,纱帘被微风吹着上下拂动,病房一时静谧。

宋彦又缓了半个小时,终于没事了。他睁开眼,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谢辰宇关闭通讯器看向他:“怎么样了?”

宋彦说:“好多了。”

他觉得他们应该可以走了,刚想下床,就听了敲门声。

谢辰宇回头说了声进,望着房门被推开,进来一个长相清秀的Omega,似乎还是个少年。

宋彦意外了一下:“你也来了?”

他简单对谢辰宇介绍,“我病友,窦茗茗。”

谢辰宇了然。

宋彦这种病例全星际一共12例,这位恐怕也是其中之一。

他们这些年总来研究院接受治疗和检查,时间一长也就熟悉了。

他笑着打招呼:“你好。”

窦茗茗回了一个“你好”,走过来坐在床边看着宋彦,眼角渐渐发红。

宋彦心头微跳。

这些病友里他只和窦茗茗比较熟,因为他们年龄接近,住的星球也近,窦茗茗有一次暑假还去乡下找过他。

这是个货真价实的恋爱脑,每段感情都很上头,结束时也都很痛不欲生。由于性格太鲜明,他当初给自己捏人设的时候,脑中闪过的第一个人选就是窦茗茗。

看这模样,显然又遇到了感情问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