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第56章(1/2)

好书推荐:

宋彦低声提醒:“你还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

谢辰宇顿时回神,心想足够了。

这个当口他不可能让宋彦脱离他的视线,闻着开始变得有一点甜的信息素,便脱掉外套披在宋彦的肩上,站直了身。

他“稳”习惯了,除了宋彦右手边的狄巡,没人发现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对劲。

狄巡扫向宋彦,见他的脸颊有些红,联系他们这番动作,迅速猜到一个可能。

虽然有心想让他们先走,但又清楚这两个孩子不会同意,他便把宋彦面前的果汁倒满,以便对方能及时补充水分。

宋彦拢了拢衣服,被熟悉的信息素包裹,觉得很踏实,看向了谢辰宇。

谢辰宇不再废话,连接餐厅的光屏,翻出一张照片,让他们看已经被切开的金焰石以及放在隔离材质中的放射物,把在狄家的事说了一遍。

众人再次哗然,谢家主更是霍然站了起来。

宝石里藏放射物,得多恶才想得出这种主意?

相当一部分人都看向了桑姨,因为谢辰宇的话很明白,前两任都是被害死的,那么安安稳稳活到现在的第三任显然嫌疑最大。

桑姨生的是一对龙凤胎。

他们也意识到了这点,脸色微变,急忙出声:“你母亲戴着它们接触最多的人就是爸,凶手很可能想连爸也一起害死,是咱家仇人的可能性很大啊!”

谢辰宇充耳不闻,继续往下说:“为了弄清楚是谁干的,我们特意做了一模一样的首饰,拿回来故意说有问题,要去做个检查。”

他说道:“这事我们只在家里说过一次,前段时间彦彦被抢,你们应该都听说了,当时劫匪抢的就是这个珠宝。”

换言之,凶手大概率就是那天在场的人。

一时间投在桑姨身上的目光更多了。

龙凤胎的脸色越发难看,忍不住反驳:“你们觉得是钓鱼,可万一真是巧合呢?人还没抓到,凭什么泼脏水!”

谢辰宇依然懒得搭理他们,而是放了一个视频,是宋彦被抢的画面。

拍摄位置就是在现场不远的地方,等抢匪上车一跑,拍摄的人便追了过去,并全程进行了录像。

这是谢辰宇提前叫来的心腹,几人训练有素,自然不会跟丢,没费多少功夫便将人擒住,及时转移到了安全的地点。

劫匪刚开始还很横,扬言去道上打听打听他们,结果得知对方竟是星辰的人,当场就怂了。

森德被杀已过去半年,网上早有小道消息说是游鲸和星辰动的手。哪怕这消息是假的,星辰端过海盗窝点也是不争的事实,他们可惹不起这种级别的大佬。

“那什么,我……我们就是拿钱办事,”劫匪说,“雇主说他送男朋友的珠宝是假的,怕被发现,就让我们抢过来找条河扔掉,顺便拍个视频给他确认。”

撤退路线都规划好了,能完美避开摄像头。而且他们都做了伪装,把东西一扔,再找个偏僻的地方把车烧掉,他们就能随时混进人群里。

就算他们倒霉地被抓住,假珠宝也不值几个钱,比起雇主给的丰厚报酬,这点牺牲不算什么。

心腹问:“那边有说被抓了该怎么说吗?”

劫匪说:“有,雇主让我们咬死了是打输了玩恶作剧,还说被抓住后我们的犯罪就是既定的事实,只要别瞎说,他就保我们衣食无忧。”

他们勉强在大佬面前挽尊:“要不是几位大佬出手,我们觉得不会被抓住的。”毕竟赃物和作案工具全被销毁了,他们打死不认,能有什么事?

心腹没接话茬,让他们拍视频发过去。

当然怎么说也是几千万的珠宝,他们在河下先布好了网,免得到时候捞不回来。

视频一发,这边很快就收到了尾款。

画面重点集中在了主使者的账号上。

谢辰宇适时按下暂停,让他们记住这个账号。

接着他关闭视频,通过植入的程序,让他们在光屏上眼睁睁看着他打开桑姨的通讯器,翻出她几天前向这个新建账号里打过一笔钱,不多不少,正是这笔单子的全部金额。

众人虽然都有所怀疑,但事实摆在面前,还是觉得吃惊。

谢家主这第三任妻子一直都很低调,脾气也好,完全没有架子。

她对前妻的孩子都不错,自己养的龙凤胎也不搞事,家里整体气氛和睦,根本不像是能干出这种事的人。

他们见她始终都很平静,其中和她关系比较好的便迟疑说:“会不会漏查了什么?不说珠宝的难做程度,就说你当年那个事,我记得咱家和狄家查了半天都没查到线索,这是她一个普通名媛能办到的吗?”

谢辰宇说:“好问题。”

其实当年传出谢家主和桑姨结婚的消息,狄巡曾疑心过外甥的事会不会是她干的,便去查了查她,发现就是个帝都星上有点钱的大小姐,也就打消了念头。

要不是这次事件,他们根本不知道她背后还藏着一条线。

他说道:“你们自己看吧。”

众人看着光屏,见他从通讯器里找出了她用小号联系白狮的聊天记录。

白狮的人很莫名,当场询问:你怎么会有我们这个邮箱号?

桑姨的回复是一张截图,上面清清楚楚,联系人名叫ZK,桑姨以前偶然救过他的命,他答应帮她做三件事。如果他不幸中途丧命,就让她去找白狮,看在他多年效命的份上,白狮应该会帮忙。

谢辰宇知道他们或许听说过白狮,但应该不认识具体的佣兵,介绍说:“ZK,白狮曾经的王牌佣兵,身手不凡,各项能力都很出色,十年前在一场任务里发生意外,丢了性命。”

于是失去杀手锏的桑姨只能联系白狮。

她知道白狮离得远,根本赶不及,因此上面的要求是让他们做一条假证据链,把事情推到一个和谢家有仇的死人身上,给这事彻底画一个句号。

白狮也确实给了ZK面子:稍等。

可惜事情没能如桑姨的愿,那边很快给了答复:抱歉,这活我们不接。

桑姨:你们不是无所不能吗,别告诉我这事对你们来说很难?

白狮:不难,但不接。

桑姨:为什么?ZK为你们效命这么久,他的心愿你们都不帮着完成?或者咱们变成生意,我可以付钱。

白狮:这是ZK和你的约定,可没事先和我们打招呼。这也不是钱的问题,看在ZK的情分上我们奉劝你一句,少惹不该惹的人。

白狮:另外,如果你的事情暴露,麻烦说清楚是ZK私下的行动,和我们白狮无关。要是让我们知道你污蔑人,可是要追求责任的。你知道的,什么事对我们来说都不难。

两边的联系至此结束。

不过这几天谢辰宇和狄巡他们曾分析过白狮翻脸的原因,觉得他们身份露馅的几率不大,很大可能是牵扯上了宋彦。

因为游鲸当初的报仇没有遮掩,几大家族全知道了当年的恩怨,圈里的人只要消息灵通一点,肯定也会知道内幕。

森德事件后,游鲸的疯批更深入人心。白狮的老板是个很会审时度势的人,绝对会去查一查被他忽略了十几年的风动,进而查到风动有个儿子名叫宋彦,便将对方放进了重点需要注意的单名里。

也因此桑姨向他们说明完情况,白狮核查时就发现了宋彦的存在。虽说他只是嫁入了谢家,但游鲸做事不能用常理推断,白狮为避免日后惹麻烦,干脆直接拒了。

而没有白狮帮忙,桑姨就只是个有钱的贵夫人。

她试图找过其他佣兵公司,但实在太会挑,第一个找上的就是以“稳”著称的星辰。

那边收到谢辰宇的命令,便大义凛然地回复说这种缺德的活他们不接,要是让他们知道她真的做成了,绝对上网曝光她——当然这一段谢辰宇没有当众放给人们看,只放了桑姨找劫匪的全过程。

被星辰一吓,她没有再走老路,便退而求其次想把宝石毁掉,也就有了这次的抢劫。

谢辰宇说:“现在你们知道了,当她这位普通名媛突然拥有某个强大外援时,会干出什么事。”

他看向桑姨,“第一件事是设计珠宝,第二件事是算计我落水。我猜猜,你肯定有侥幸心理觉得珠宝不会露馅,所以没有浪费最后一次机会让ZK销毁证据,而是想留着以后用,对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