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1/2)

好书推荐:

云纬道庆幸找到这个村子的时候天还没有黑,不过一路的奔跑对于他这个第一次外出游历,连修行大门还没摸着的人来说,今天是累的够呛。

还好建章城在任州也算是繁华的城市,跑出来这么远,还有这样较大规模的村镇。

云纬道进店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坐下,店里的掌柜看他的打扮装饰,对他的来历猜出了一个大概。这个孩子,应该是建章城某个家族里的公子吧,像他们这个年纪的这种人,都是不愿再自己的家族中碌碌无为,便想着外出游历,长长见识。

掌柜年轻的时候,也还挺羡慕他们的,身处金银之屋,却志在四方。以前,他偶尔还会同他们聊几句,这些人,大部分是凭借着一腔热血,也有几个谈吐不凡,令他刮目相看的,那些人,没有一个回来的,或许他们有所成就,谁会记住一个小村镇的旅舍老板呢?慢慢的,他也看淡了,偶尔也有惋惜,身处金银之屋,却志在四方。

云纬道要了一些吃的,吃完时,又有一个年轻人给他送了一点点心。他想起了以前在建章城内吃饭的时候,便拿出一块碎银,想要给他。不过那年轻人拒绝了,云纬道同他交谈起来,才知道他是酒店掌柜的儿子。

或许是年轻的缘故,酒店掌柜对这些外出游历修行的人与掌柜看法到有些不同,他并不是羡慕,倒是挺敬重他们的。

年纪轻轻就敢独自一人外出修行游历,

他们外出修行游历,看着美好,却也十分艰难。谁愿意像他们一样,年纪轻轻,就离开自己的家乡,能依靠的,就是腰间别着的那把长剑。他们的父母,只能给他们多准备盘缠,再多说几句一路小心,以后只能靠你自己了,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当长剑折断的时候,他们会怎么办呢?出去的人,又有几个回来的。

即使如此,依旧一批又一批的人远走他乡。在建章城,杨家的家主杨涟薄就是激励他们的象征。说书人关于杨涟薄的故事什么样的都有,他遇到了千难万险,真的,假的,杨家从未否认过。

神,人族的三天,他们只在传说之中出现,杨涟薄,却是建章城几十代人的见证。当杨涟薄回到建章城的时候,和他生活在一个时代的人早已一抔黄土,而一个庞大的新家族却刚刚开始。

只不过,令掌柜儿子既佩服又疑惑的是,云纬道好像没带任何防身的物件,或许是极为隐秘的稀罕物。当他问到这个的时候,云纬道尴尬地笑了笑,只是这笑,在掌柜儿子眼中却是颇为神秘。

同他聊完天,云纬道就上楼准备休息了。与掌柜儿子的聊天,扫去了云纬道今天大半的不快,,又给了新的动力。外出游历修行,若是被这点困难打倒,那以后还会有什么作为呢?

他决定今晚先好好休息一下,他这个跟年纪,总会找到前行的动力,也总会找到偷懒的借口。

在他将衣物脱下时,摸到腰带的位置凸出来一块,一看,原来是有几张一百两的银票。仔细你的回想,他开心的笑了笑。原来,自己在杨家这十几年,真的有非常要好的朋友。

一定是他在同杨若规告别时,杨若规趁他俩拥抱的时候,偷偷将这几张银票掖到了他的腰带之中,,估计是他这几年偷偷攒下的,这次给了云纬道大部分。

他在与杨若规告别的时候,还故作冷漠,毕竟一个志在四方的男人,怎么可以在这种事上哭哭泣泣的,这太有损他的形象了,但杨若规倒是不在乎形象,一个二十岁的青年人,一边哭,一边抽噎着对他说,他相信云纬道一定会让他的名字响彻整个诸天界,就像人族的三天一样,到时候,不要忘记在建章城还有这么一个朋友,说得云纬道也差一点没有抑制住眼泪。

他又想起同杨涟薄的对话,谈话快结束时,杨涟薄的脸上也有一丝壮志不已的表情,看他的眼神,也对他有了某一种期待,自己想要去的那个地方,杨涟薄终其一生已没有到达,或许,杨涟薄也将自己的希望灌注在了自己的身上,才会送出这么贵重的礼物吧。

云纬道叹了一口气,他忘记问掌柜要酒了。此时此刻,好不容易酝酿的感觉,就差一壶酒了。

奔波了一天,倦意也慢慢涌了上来,他爬上床,盖上被子准备好好地睡一觉。

这几日,自己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而起这些梦,让自己分不清楚现世与梦境。

他又来到了一座宫殿,和上次梦中的宫殿小了很多,没有男人,没有女人,孩子,还有那些他无法形容的生物。

宫殿的匾额上有六个字,他十分奇怪的是怎么前后三个字不一样,却都写着“承先殿”。他也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惊奇,这真的是在做梦,那三个没见过的字,他都知道怎么念。

这座宫殿的殿门是敞开的,反正是做梦,而且也没有其他的地方可去,他便走了进去。

宫殿很大,殿内倒是一片清明,他好像闻到了香气,抬头向上看,无数的繁花雕刻在穹顶上。自己的梦,怎么全梦到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呢?这花倒是挺好看,就是好像是从野草之中开出来的,香气似乎不是由花散发出来的,倒像是空气就是香的。

他继续向前走了几步,看到了前面有一个香案,好像有一把长剑摆放在上面。这么大的宫殿,只为了供奉这样一把长剑,这宫殿的主人,云纬道也不知道怎么评价他。

杨家也有供奉的东西,叫做厅堂,厅堂比这宫殿小得多,厅堂内部雕龙画凤,里面摆放的东西,也是应有尽有,红烛,香炉,长香,跪垫。

或许是大殿的主人并不在乎吧。

不对,云纬道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

自己的梦中,这大殿哪来的主人,只有自己是这梦的主人。

在梦里出现了一把长剑,,他不是街上的先生,不会解梦。

不过出现了,不如自己去看一看。

这把剑,好像没有剑鞘?样子与材质倒是奇特,应该是一把好剑。剑身是空心的,剑格的饰物应该是云,包裹住了剑身,剑柄上好像雕刻着穹顶上的花,这朵花在自己的梦中出现在每一个角落,不过云纬道倒是感觉这花虽然好看,但远不及杨涟薄家中叫四时名贵的花。

他俯下身子,要仔细的端详一下这把剑,剑身上的每一道裂纹好像都是恰到好处。

奇怪,这把剑的剑柄,他一只手握住剑柄,刚将它拿起,剑柄竟然断了。他也鬼使神差的,去用另一只手去接剑身。更奇怪的发生了,他接到剑身后,手上没有一丝伤痕,是因为梦,还是剑本身没有剑锋,这把剑,他感受不到一丝分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