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1/2)

好书推荐:

“风空野。”守卫重复了一遍风空野的名字,认真的将他打量一番。他在那里静静地站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这个名字,很不错。”守卫也认识很多冷石城的人,有很多令人惊奇的名字。从名字之中可以看出他们的家人或是长辈对他们的期望。眼前这个人,不论从眼里还是身上好像散发出的是冷漠的气息。

这种人他也见过不少,这个境界的人,什么样的没有,高傲的,低沉的,还有几个比较神经的,这可能只是他们的伪装而已。

这个风空野,从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倒是很配这个名字。

他继续问眼前这个男子,“你从哪个地方来的?”“罗城方向。”他的话很少。

“罗城,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守卫对他这个人还是比较有好感的,所以并不打算刁难他。打算问他几个简单问题就放他进去。

“没有。”干净利落。

这种人不会浪费别人的时间,做事应该也比较牢靠,以后或许是一个靠得住的伙伴。

“你的家乡是哪里?”守卫觉得或许以后可以成为他的同伴,就问了他这样一个问题。等自己离开冷石城,说不定可以去他的家乡找他,像他们这个境界的修士,即使是在大的城市,也是能够打听到的。如果他和自己家乡离的很近,说不定可以结交一番。

“长安。”真是惜字如金啊,守卫心里不禁想到。

“是靠着白水江的楚州长安吗?那座城市很美。你进去吧。”长安,如果他说的是自己所想的楚州,那么们就算是老乡了,那么他的家乡长安就离自己的家乡很近,自己以前,一直幻想可以去往长安,在那里,也有着许多名胜传说。

男子走进去的时候,他好像听到了他说了一句话“但使楚酒能醉客”,他猛地转回头,对着男子背影喊道,“我叫林长爽,你有事可以去城主府找我。”

风空野并没有对林长爽的吆喊做出回答。当林长爽问风空野是白水江的那个长安吗?他以为这也是一个问题,是在问他知不知道那个地方有什么,所以他就回了这么一句话。

楚州,虽然没有去过,但他是熟悉的,追风给他讲过关于楚州的事,那个天吴,他也曾听他说起过这个地方的名字。

显然是他想多了,那个守卫,他的家乡大概离长安不远。在这条路一直前行的人,谁不是离开了家乡。

他要先找一个修士聚集的地方,打探一下消息。之后就启程去诸天界,云界那个将军对这里的掌控隐隐约约让他不安。

这几日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巡逻修士,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自信就是徐汜,也不会发现他已经离开了诸天界,但是杜攸羽有没有做其他的事情,他也不清楚。

风空野找到一个座位坐下。没有人来打扰他,桌子上也没有茶水和充饥的东西。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对这些东西不过是用来陶冶心情的。

上千年之前,这些在界域的城市,再次回到了神族的统治。除了徐汜所在的台城和其他三座大的城市,其他的城市都是由他这个境界,来自神界的修士看守。也因为那件事,界域不再是一条地图上的长线,而变成了地带。

冷石城位于这个地带最靠近诸天界的城市,当年众神也是看到了它的地理位置,才没有将其抹去。

而这座城市除了城主府和有修士占据的地方,其余的都是无主之地。这个茶馆的作用,不过是里面的修士与外面的互相传递消息,交换物品罢了。

随着几个消息灵通的修士进入,这个茶馆渐渐热闹起来。

风空野闭目打坐,两只耳朵却一直听着他们说的事情。

突然间,有一个名字让他睁开了双眼。如果林长爽再次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的双眼,就会明白他眼中并不是他以为的冷漠。

岳云。

虽然说这名字的声音很低,但离着风空野较近,他还是隐约听到了。

“岳相国?”他的同伴惊呼了一声,这印证了刚才那个人所说的名字。估计第二个人来自云界,只有那里的修士,才会这么称呼岳云。

“陈兄,别说那么大声。”那个人赶紧制止他。但还是有几个修士看向了他们,他们几个互相看了一眼,显然知道岳云是谁。其中一个,看了风空野一眼,他一直在打坐,唯独听到这个名字时,眼里闪过一抹奇怪的眼色。

“实在抱歉,张兄。你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于震撼。这个消息,可靠度如何?”陈姓修士压低了声音对张姓修士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