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1/3)

好书推荐:

界域台城

如今,整个界域全部已经戒严了。任何一座城,禁止任何修士出入。

当然,这不是一条平日里贴的普通告示,在云界掌管的界域内修士惶惶不可终日,不知道这几日究竟发生了什么。

平时自称为百事通的修士,每天像无头苍蝇一样乱窜,在城里的每一个角落搜寻着蛛丝马迹,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的信息。

没一个修士敢出城,平时吹嘘背后势力有多大,或是自信自己的实力多么强悍的修士,现在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城里,每天能做的,就是在茶馆里喝茶,看一看有没有什么消息可以得到。

究竟是什么让这些无法无天的修士变得这么老实的?

杀戮,鲜血。

告示刚贴出来,怎么可能让这些探险者们听话呢?城主府的守卫只是象征性地去阻拦一下,并不和这些修士动手。

第一个出城的修士,就在众人的目光里,肉体被碾碎,神识发出的惨叫痛不欲生,让每一个听到的修士都胆战心惊。真的勇士,怎么会因为一个修士的死亡而放弃。

第二个,第三个修士也如同第一个修士一般,一瞬间,就作鸟兽散了。

此时台城内的卫将军府中,气氛凝重。

徐汜坐在主位,身着官服,脸色苍白。

一战千里,是他最强的杀招,每次使用,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反伤,却也是消耗巨大,一般需要缓和个一两日。他没有低估妃落笑与青锋剑,应该说是,妃落笑的万剑归一,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绝煞翠晶铠都被青锋剑打出了一个缺口,他自然更是遭受重创。

当年付邦海在他离开云界时,曾将一枚“帝屋”交给他,告诉他“此果可以御凶,弟此行诸天界或许会用得到”,想不到一语成谶,今日自己真的用到了这枚神果。

他们不死不灭,对他们而言,奇珍异果,灵丹妙药,不过是用来缓和伤情,谁能将他们伤得这么重。

万幸付邦海给他这枚“帝屋”的时候,他没有推辞。也就是这枚“帝屋”,才缓和了他的伤势。

让他今天可以坐在这里。只是,才逃脱了千年的官场,今天又不得不再次同他们虚与委蛇,还要拉下他那高傲的自尊心向大厅里的这些强者们赔笑。

“徐将军,昨日在界域发生的事情,徐将军不给老夫和诸天界诸位道友一个解释吗?”应天语气之中,带有责问之意。

还没等徐汜说话,驻守明界界域的韩当立也问了起来,“徐兄,你一向稳重,昨日怎么发了那么大的火气,竟然还用出了一战千里。”

“昨日发生了一些关于我云界的事情,我一时心急,惊动了应至天和诸天界的诸位道友。在此,徐某向诸位赔罪。”说完,徐汜就站了起来,想先用行动堵住他们的嘴。

应天似乎并不是太买徐汜的账,刚想要接着责问,却又被韩当立打断,“哎呀,原来是关于云界的事啊,事出有因,徐兄你也不用先赔礼啊。不过就是关于云界的事,徐兄你似乎也太过于着急了。这一战千里,威力极大,万一徐兄没有控制好,我怕会伤及诸天界的众灵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