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1/2)

好书推荐:

界域

徐汜的脸上再次恢复了往日的神色,大能们也没有再到界域来询问之前发生的事情。看起来他们对徐汜作出的解释和付出的代价比较满意。

妃落笑一直独来独往,从妃落笑那里得知事情经过应该是不可能的了。

妃落笑也没有将此事的一点消息传出去,这倒是符合妃落笑的习惯。

但是,对于那个修士,徐汜感觉如鲠在喉,如刺在背。

唯一的一条线索,断了。他有一种感觉,这个修士身上绝对是有秘密的,一定和之前发生的事情有关。

就像应天所说,诸天界也好,云界也罢,哪一个地方没有发生修士之间发生争斗死亡的事情。

他并能没有告诉他们,那个修士手里拿的是破云扇。

破云扇以前属于谁,五界谁不知道,谁又不知道破云扇在千年之前就已经消失了。

那个修士身上有着太多的秘密。

之前他用来逃脱岳云的那一指的招数,虽然是在那里照猫画虎,不过在静心养伤的时候,他还是在自己的记忆之中回想起了自己是在哪里见过那一招。

千年之前的封界之战,天吴,一个强大可敬的对手。

虽然没有见过天吴用过那一招,但是气息痕迹是不会错的。那一招,根本就不是他那个境界可以领悟出来的,显然是照着这个招式的主人教他的方式去做的。

他是谁,竟然能够得到天吴的教导。

还有陈之硕,他为什么被杀?这里面的事情绝不可能仅仅是两个修士之间发生了争执最后变成了凶杀。

陈之硕一定是知道些什么,那个修士下手真的是干净利索。

信国君一定给陈之硕什么保命的手段,但他还没来得及用处就被杀死了,整个世间已经没有了关于他的一丝痕迹。

他们想要回溯一下之前发生了什么也不可能了。

徐汜坐在椅子上,手指跟着自己的思路有节奏的敲击着把手。

岳云,也来到了他所在的大殿。

看着岳云的到来,徐汜没有起身,反而脸上有一丝的不悦。

自己让岳云拖住妃落笑,不惜后果用出了一战千里。就在最后一刻,岳云却逃离了战斗。让自己独自面对妃落笑的万剑归一,如果岳云能够帮自己抵挡一下青锋剑的剑锋,自己也不需要伤得如此重,绝煞翠晶铠也不会被青锋剑此处一个圆孔。当年他为了打造这一副铠甲,耗用了无数年的时间,单是原料自己就在云界的四方等了四十万年才得到了让自己心满意足的。

如今,这伤必然需要两三次归墟才能好,自己在诸天界的脸面算是都丢光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看到岳云,徐汜心中自然是十分的恼怒。

岳云看到徐汜的脸色不好,他自己的心里也是十分恼怒地,诸事不顺。自徐汜发现神皇气息开始,自己做什么什么不顺利,总是会跳出一个搅局的。

之后的事情,他更离不开徐汜。所以他走上前去,用关心的口吻问道,“徐兄的伤可是好了一些?”

徐汜“哼”的很轻,不过再轻岳云也听得见。“托岳兄的福,我的伤还没到让我立刻归墟的程度。”

岳云听到那声哼之后,就知道徐汜的语气肯定不好,还会说几句话讽刺自己。但他是徐汜啊,岳云的嘴角轻轻向后一咧,像是在干笑。

紧接着,他拿出一物,只见此物似草非草,像杏子一样的嫩叶,黄色的花朵之中长出的果实如同豌豆荚一般。虽然已经被采摘了出来,却依然发着蓬勃的生机。

“徐兄,我受的伤也不轻。之前我曾得到了一株泽草,这几日疗伤是一直挂念着徐兄,徐兄是为我云界受此大难,云太傅他们不知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徐兄千万不要推辞,一定要养好身体,我云界在诸天界可是要一直仰望着徐兄。”

徐汜没有说话,直接将泽草收入囊中。

要是平时,这株泽草徐汜是不愿要的。泽草虽然在疗伤上不如“帝屋”,但也是天地之间的奇珍异草。

谁会愿意平白无故收下别人这样的礼物。

自己明明是因为岳云的原因才会受此重伤,他还想要往云梁他们身上推。真是时时刻刻不忘记争斗,既拉拢了徐汜,又挑拨了他和云梁。

是非曲直,他以为自己真的看不明白吗?

事到如今,徐汜也不想继续和岳云拐弯抹角了。

“岳兄,这件事你的想法是什么?关于那个修士,你不会说你什么也不知道吧?”

听徐汜这么说,岳云也知道今天再不吐一些消息,接下来的事情估计徐汜就不会再帮助自己了。

但那个修士,看来徐汜也不知道他的底细。有意思,出现在界域的修士,竟然连徐汜都不知道来历。

“徐兄,那个修士的来历我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是知道的。”

“那个修士一定与风界有关,他和风界的关系还十分的密切。”

“破云扇,天吴的‘万千水流盾’,不用说我也知道他和风界的关系密切。”

“那个修士应该也不姓叶,估计是自己编造的一个假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