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1/2)

好书推荐:

云纬道依旧背对着郭队,让郭队不免有些担心。

他开始安慰云纬道,“小兄弟,你要看开一点,生死无常,谁都要经历这一关的。”

“公子啊,不管怎么样,你也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小兄弟,你这个样子,你那位兄弟也不愿意看到,别太难过。”

郭队干巴巴的挤出了这几句话,但是云纬道似乎并不为所动。

他还是在这里看着云纬道的背影。

现在的他,如同死掉了一样。两眼留着泪水,双目却空洞无物。整个人,没有了一丝的气息。

“奇怪。”李成民心里也暗念一声,这个少年,好不对劲。

心如死灰的人见过不少,怒火中烧的人也见过不少,害怕恐惧的人更是见过不少,可就是这个少年,似乎有一个地方不对。

他的身上,怎么没有任何的气息?不管是什么人,他都可以凭借他身上散发的气息来感觉到这个人的心情实力。

可就是这个凝息阶段的少年,他感觉不到他身上散发的任何气息。

怪事,莫不成真的让自己猜对了,这件事和这个少年有着莫大的干系?

黑夜

即使有月亮,也无法照亮现在的周湖。

黑暗,是周湖的颜色,是整个陈国的颜色。

一股奇特的感觉从自己的手指上传来,似乎是想要让云纬道的灵台变得清明。

是那种感觉,梦中的感觉。

自己的一切不再属于自己,成了一个旁观者。没有思想,没有行动能力。

李成民看着云纬道,周大人也依旧待在李成民的房间里面。

他只是在奇怪云纬道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却没有察觉到他已经变了。

周大人的房间之中

要是平日里,他的房间肯定是有士兵巡逻站岗的。

周湖现在的样子,谁敢晚上出门,每个人都将自己到底房门关得严严实实,不到半夜,就都已经睡下了。

苍古凌虚剑,就被他放在了桌子上。

他之前也试图拔出紫寂,可是无论怎么用力,都纹丝不动。注入灵力,也没有任何的变化。恰好李成民派人来找他议事,他就将苍古凌虚剑放在了桌子上。

明日拿给李成民,他或许会看出这把剑有哪些不同寻常之处。

如果他还在自己的房间之中,他现在就可以看出这把剑的蹊跷了。

苍古凌虚剑浮在空中,散发着白色的光芒。

剑身突然抖动了一下,又恢复原样。

过了一会儿,适才的那一下抖动不过是前兆,灰白色的光芒之中出现了细若游丝的红芒,好像是从苍古凌虚剑的剑柄上出来的。

沧古凌虚剑又抖动起来,上下倾斜。红线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就像一条一条的红金鱼,在清水之中游动。

紫寂,这把云纬道见过之后再也没有拔出来的剑,似乎也动了。恍惚之间,又回到了剑柄之中。

沧古凌虚剑开始转动起来,红线似乎也不再满足于在灰白色的水中游动,它们又变成了鲤鱼,开始鱼跃龙门,跳出了苍古凌虚剑剑芒的束缚,有了自己的意识。

监狱之中,云纬道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回到了自己的掌控之中。

“扑通,扑通。”心脏在有力的跳动,给自己的身体迸发着强大的力量。

像火,在心里熊熊的燃烧。

清明的力量也从指间传来,想要给他抑制住熊熊燃烧的火焰。

像冰,却让他变得冷漠。

他的双眼,黑色的瞳孔再次被红色取代,红色的瞳孔又出现了蓝色的斑点。

紫寂似乎听到了召唤一样,似乎得到了其他的力量,终于压制住了沧古凌虚剑,从它的束缚之中脱离出来。

一道红光,从周大人的房间之中向着云纬道所在的牢房俶尔远去,凡是它经过的地方,阻挡它的地方,都被击穿了,留下一道剑孔。

李成民看着云纬道,看着他眼神的变化,深深感觉到这个少年的不一般,他是谁?竟然会有这样的变化。

下一刻,他自己看的呆住了。修行了上万年,他都不敢相信自己会见到这一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把剑,穿破了牢房的墙壁,出现在了那个少年的面前。

红色的剑体,红色的剑柄,似玉非玉,似石非石的剑阁。

他不用亲自去到牢房里面,就感受到了那把剑散发出来的妖戾的气息。

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剑,这种器物怎么会存在于天地之间?这个少年,到底是谁?

这把破壁而来的长剑,也吓坏了郭队,他接连后退。不过当了这么多年的兵,心里素质也磨练了出来,靠着墙壁,深深呼了几口气,他试着叫云纬道。

“小兄弟?”

“公子?”

“云公子?”

没有回应。

云纬道看着紫寂。

不是他呼唤紫寂,是紫寂在呼唤他。

握住它,它就是云纬道的依靠,他能给云纬道渴望的一切,他能满足云纬道刚才的所想。

握住它,你忘了你所经历的吗?你忘了杨家所经历的吗?你忘了自己所遭受的侮辱吗?

握住它!

他没有思索,灵台清明,另一种特殊的清明。

他,握住了它。

红色的头发,红色的瞳孔,若有若无的,他的身上散发着红色的气息。

古老的力量,苏醒了。

紧接着,死亡,妖异,孤戾的气息充斥了整间地牢。

郭队看到了,扶着墙,他心里感到害怕,想要逃跑。

李成民看到了,刚准备来到地牢,却突然停住。

云纬道失去了自己的意识,这不是平日里的自己。

封印,打开了。

是这把剑封印打开了,还是自己的封印打开了?

周湖,熟悉的气息,真舒服啊。

戒指一闪,云纬道脑海一恍惚。

就这一瞬间,他感觉天地之气不再涌入体内,全部被紫寂吸入了进去。

云纬道猛的转回头,看着郭队。

郭队被这突然的一回头也吓了一跳,刚才的那个少年,怎么突然之间就成了这个样子?

红色的头发,红色的瞳孔,散发着红色的气息。

“小,”郭队一边往后退,还准备叫云纬道一声。

无声无息,郭队就倒下了。

下一秒,那个拿着红剑的少年从大街穿过,来到了国师府。

巡城的兵士也都倒在了地上,风一吹,消散了。

李成民也感受到了云纬道的变化,他是怎么做到的,就来到了自己的府前?

“你,是谁?”李成民站在天上,看着云纬道。

这句话,也瞬间惊醒了国师府的其他人。

紧接着,天上又出现了几道光团,其中,就有抓云纬道的周大人。

云纬道看着他们,紫寂指着他们,沧古凌虚剑围绕着云纬道不停的飞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