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_56(1/2)

好书推荐:

水莲夫人大吃一惊,若不是已经知道这端木静和心机颇深,恐怕真要被他骗过了。

[怜星……]

水怜星微微抬起头来,盈盈的目光中,水光闪动,似乎马上就要留下泪来。这让端木静和心里更是确认,这水怜星心底还是爱慕自己的,之所以要嫁给那个乡巴佬,说不定是有什麽难言之隐。

一说到难言之隐,他的心中忽然一动,无论如何,他也不相信是水怜星或者水莲夫人看上了那个乡巴佬,让一个女人死心塌地的方法有两种,要麽得到她的心,要麽得到她的人,他确定自己已经得到了水怜星的心,难道,那个何轮……

冷冷的目光转向了那个何轮,端木静和的心里泛起了杀意,他根本不在乎水怜星是不是完璧之身,但这乡巴佬居然破坏了他的计划,该杀!

[]

何轮现在还处在水莲夫人说要把水怜星嫁给他的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突然感觉到两股仿若实质的冰冷目光刺在自己身上,猛地打了一个冷战,有些惊慌的看了看周围,正好对上端木静和的眼神。

何轮不是傻子,虽然这两天水小姐一直陪著他,而且,他也隐约能感觉到,水小姐似乎是有点喜欢他的。对他来说,就凭水小姐的外貌就足以迷得他神魂颠倒,可一旦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就会很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和水小姐之间的差距,然後硬把那种略有些彷徨的心情压在心底。

[水小姐,如果你有什麽难处,请尽管直言,端木对你的深情,天地可鉴,我根本不在乎一些无谓的东西。]端木看著水怜星,满眼的苦涩,似乎水怜星要是拒绝他,他就会立刻心碎而死。

水怜星盈盈上前一步,对端木静和福了福,幽幽说道:[端木公子,你的深情,怜星明白了,可……我们只能说是有缘无分。]

端木静和大吃一惊,他不明白,他明明已经暗示过水怜星了,他并不在乎其他的东西,为什麽水怜星还是一副非何轮不嫁的样子,难道,他真的喜欢上何轮了?不!不可能,他不相信,有自己在这做对比,水怜星会看上那个乡巴佬。

[怜星姑娘。]端木静和上前一步,想要抓住水怜星的手。

水怜星倏地後退,躲开了端木静和,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冷淡。[端木公子,请自重。]

端木静和堪堪收回了手,脸上的神情,青白交加,被这样明显的拒绝,实在是让他很没面子。他想来想去也想不透,一个月前他离开的时候还打的是欲擒故纵的把戏,想要让水怜星尝尝这相思之苦,从而对他更是死心塌地,可没想到,今天一看,这水怜星居然真的躲开了他的碰触,似乎,一个月前的羞涩,深情,在一瞬间就不见了。

[好了,端木公子,你已经听见小女的选择了。]水夫人伸出芊芊玉手,掩住唇打了个哈欠,目光在端木静和和他身後的四名武士身上转了一圈。

[多谢诸位武林朋友,我这女儿已经觅得如意郎君了。呵呵,希望一个月後的酒席,大家不吝出席啊。]

大厅中的面面相觑,虽然觉得今天的情况实在很出乎他们的意料,不过,反正也跟他们没什麽太大的关系,虽然没能夺得水小姐的芳心,可能跟水月阁打好关系也是必要的。

因此,这群家夥自然没有什麽异议,都在恭贺一头雾水的何轮和娇羞的站在何轮身旁的水怜星。至於端木静和?已经被不断推推搡搡的人群挤到一边去了。

(10鲜币)三日缠绵-114

端木静和冷冷的看著何轮,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杀意,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让这个何轮死鱼某种“意外”,当然,这种意外是要发生在他离开苏州之後,这样一来,他相信,只要他在等三个月再回来,水怜星依旧会是他的囊中之物。而水月阁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何轮此刻冷汗直流,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并没有见过什麽大世面,突然有这麽多传说中的“大侠”来跟他问好,实在是让他非常紧张,更让他感觉到恐怖的是,那个刚刚被拒绝的青衣公子,正在用一种恐怖的眼光看著他,那种眼光,让他不自觉的想到他曾经遇到过的那只野狼,那种绿莹莹的目光,仿佛就要择人而嗜。

[你没事吧。]一道白色的倩影似乎是不经意的挡在了自己的身前,一条粉色的丝帕被一只白皙的小手拿著,轻轻的擦拭著自己额角的冷汗。

[水……小姐……]何轮张了张嘴,干巴巴的吐出几个字。

水连岳笑眯眯的替他擦拭著额角,目光不经意间转向端木静和,端木静和脸上一片平静,看到他的视线,只是微微鞠了躬,然後带著四名手下离去了。

水连岳轻轻勾起唇角,这个端木静和,似乎在眼前这个傻子的主意呢。看样子,自己要好好保护好这个傻子了,毕竟,像这麽合口味的傻子,现在可不多见了。[豆丁论坛_瓶子购买]

不过……这个端木静和可真够蠢的,难道,他以为,欺负了他水连岳的姐姐,还可以这麽轻易的离开苏州吗?目光转向上首的水莲夫人,水莲夫人甩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嘴角啜著笑意,水莲夫人眯著眼睛看著端木静和离开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杀气,端木静和,你未免太小瞧我们水月阁了,连我水莲的女儿你也敢玩弄,还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一想到自己的女儿此刻还在後院养病,水莲的心中布满杀机,连那种柔媚的眼神都锐利了三分,要不是为了保住水怜星的名声,她真恨不得现在就把端木静和碎尸万段。

用绢帕轻轻擦拭了一下唇角,水莲向身後的侍女使了一个眼色,侍女立刻躬身退了出去。目光再次变得水润,水莲微笑著接受著众位武林同道祝贺,可这次,她看向端木静和背影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天龙?天龙?]轻柔的声音不断的在林天龙的耳边响起,软软的呼吸刺得他的耳朵痒痒的。

[嗯?]迷迷糊糊睁开眼,林天龙看到的就是柳易尘那张美豔的脸孔。

习惯性的撅起嘴,林天龙闭上了眼睛。

柳易尘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脸上带著浓浓的笑意,在林天龙的唇上吻了一下。每天清晨醒来的吻,已经让他养成了习惯。

[恩?]猛然睁大眼,林天龙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环顾一周,发现自己并不是在那件冰冷的牢房里,周围也没有那些可憎的武士和那个丑陋的男人。刚才发生的一切,难道是自己在做梦?

[刚才……]林天龙犹犹豫豫的问道。

[没事了。我已经解决了。]柳易尘紧紧搂住林天龙,心中也不禁有点後怕,如果,自己不是有那种抵抗药性的体质,他真不敢想今天会有什麽样的结果。

[天龙……我好怕。]低声喃喃道。柳易尘仿佛此刻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在忍不住颤抖。

[没事……我不是没事吗……]似乎是感觉到了柳易尘的颤抖,林天龙轻轻的抚摸著他的後背。[那什麽,我一个大男人,被看两眼而已,又不是什麽大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